我们在给天真孩童灌输自己以为正确的三观,却没有人会告诉他们,世界依然危险

世界本不是一个童话,一场梦,一场酣畅淋漓的冒险,为何却要阻止孩童早早知道真相

疫情当下,因为我在地铁上轻咳一下,旁边的人便舍弃了自己的座位。这时我感觉这个世界烂透了

去伪存真是这几天我一直在思考的一个词汇,若是一个人真的能淡然处事,真诚待人,那被他对待的人会不会心存感激呢?如果不会,那我们真诚的意义又在哪?

每个人不喜欢的东西与事物有很多,但重要的是他因何种原因能包容自己不喜欢的事物

悲惨不是演给他人看的,只有你自己知道有多惨

就像我的名字一样,回声,但是凡事不会都有回响,或许你投入湖中的石子,也没有溅起一丝水波

很久不写,手都变得生疏了,指关节与我的键盘吱吱作响,仿佛枯朽的纺织机再一次被运转

放首歌吧,让周遭的空气轻松一些

昨晚我做了一个梦,这个梦真是有够奇幻的。
我从无到有搭建了一辆属于自己的小汽车,而我的朋友们,很多人都在嘲笑,很多人都在讥讽,很多人说我痴人说梦,很多人用各种睥睨的眼光注视着我。

这辆小车子呢,外壳光新亮丽,我用抛光膏打的锃亮,可是内饰就只有一个木板的板凳,还有一张床,我坐在车内就能感觉到很安心,很舒适,很放松,感觉我的头发都变得柔软蓬松,那细细的发梢能与宇宙对话。

他人如何去想,随他们吧,可是这辆小车子真的是我一点一点用心制作出来的,若是有人不信,我可以给他看那生锈的铆钉,那斑驳变形的翼子板,那曾经承受过撞击但被我一点点拉直的大梁,心意是无价的,我无法称量出这个作品的价值,就像我无法评判我的人生,虽然我的人生还没有能像小车子一样让我满生欢喜,但我依旧满怀期待。

(或许会再更新,最近被隔离,只能在这里投投石子,画画写写了)